最美的晚霞


  钟春香
  傍晚。小院。
  樱子搂着熟睡的雨桃,仰脸问母亲:为什么呢?”“
  ——为什么呢?一声来自心底的尖叫,划破母亲心中那片彤红的霞霓。母亲低下头,分明听到了心的哭泣,但一抬脸,却不小心变成一个死眉瞪眼的老妇人。“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呢?你说你们感情不和,你愿意离的婚,怨谁呢?”
  樱子无语。她感受到母亲话语中的冰冷。
  她抬起头,滢滢的泪水漾在眼底。她不能让眼泪落在雨桃的脸上,雨桃是一个这么小这么纯洁的孩子,她怎么能够让孩子再感受到悲伤呢?
  但她的眼睛看起来迷蒙如雾。远远的起风了,她用手理了理鬓发,望着那片溢满霞光的空地,悠悠地问母亲:“你现在总该告诉我了吧,你瞒了我这么多年,你和我父亲为什么要离婚?你们到底有什么居心?”
  母亲的手一抖,她没想到樱子会问这些。她捂着脸,满头的白发随风飘散,苍苍的白在夕阳金黄的光线中,有着欲盖弥彰着一种裂痛。
  樱子后悔了。在某种意义上,她可怜母亲,有人说母亲是因为县里的某个领导而离的婚,也有人说父亲在外面有了女人,才和母亲离婚。谜团随着她的成长慢慢地膨胀,在稍稍懂事以后,她问过母亲,但结果却招来了一顿棍棒之痛。她简单的想法是,母亲是恨她的!她所做的一切,就是要为了离开母亲。她跟了一个比他大6岁的男人,她随那个男人私奔了,她给那个男人生了孩子,一直生活了7年。可波澜不惊的生活总会导致婚姻的暗淡,男人终于不能忍受这暗淡了,他不惜撕裂一切的平静,他要追求另外的女人。于是,她只好回来了,带着她的雨桃。
  母亲捂脸的手,剧烈地颤抖,但抖着抖着,五个手指突然疯狂地张开,魔鬼一样做着抓挠的动作,而她的眼睛也睁得如同灯笼一般,刺闪闪地望着樱子。
  樱子打了一个寒颤,本能地抱起头颅,她想躲避,但好似已不能够。她绝望地望着母亲:妈,“ 你恨我吧。我今天就是想听听全部真相。”“是你父亲先对不住我的,我是在家里将他和他的情人逮住的……但你知道,我不是故意的。可从此以后,你父亲就对我不真了。他对我不真了,我何苦要守着贞洁呢?所以,我就像他一样也找了一个情人。假中之假,哪有真啊!我们都厌倦了生命,思讨不出道理来!我们就离婚了。但我从此就痛恨,包括我所创造的生命,我就想报复——没想到,我的恨,有了报复的结果啊——你也走了我的道路,你也离了婚,但真真的,我却感受不到毁灭的快乐,倒有一种更加悲愤的东西支配着我——我是一个充满仇恨的木偶人呢!”
  母亲嚎啕大哭。母亲的白发,如银似雪,变成一朵悲伤的白菊。秋天正在过去,冬天依然不远——樱子将母亲拥入怀中, “妈,她说: 恨已够多,爱却珍贵。还是拿出我们最珍贵的爱来度日吧!”
  雨桃被一阵抽泣吵醒。她从蒲团上站起来,揉揉眼睛,看到樱子和一个白头发的老妇人拥抱在一起,噗嗤一声笑了。这是她离开家之后,第一次看到妈妈和一个陌生人拥抱着,在她的印象中,凡是和妈妈拥抱的人,就是她所需要的爸爸。她感觉自己睡了一觉,不但长大了,还有了一个别样的这么老的“爸爸”。
  一句稚嫩的带着哭腔的童声越过院墙,飞升到沉默的树梢上:“妈妈,我不要这么老的‘爸爸’ ”啊!
  映着霞光的樱子,嘴角向外一抿,对着母亲笑了。她蹲下来附在雨桃的耳边说:“这是你姥姥啊,傻孩子,你姥姥怎么能够做你‘爸爸’ ”呢?
  母亲赶紧也伸出手,揽紧了雨桃的小身子说:哈哈,“ 小乖乖,我一定会让你妈妈给你找一个好爸爸的,我们好好地生活在一起,你还不高兴吗?”
  ……
  又起风了。樱子回望着天际,被风撕扯开的晚霞突然变成铺展的云锦,裹住她深重的悲伤。是的,仇恨正在离去,新爱刚刚诞生。温暖的想象,让她抱紧双臂,像孕育生命一样,孕育一场盛大的爱。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